王思聪豪掷250万的K歌之王濒临破产,KTV行业困境加剧!

http://www.audio.hc360.com2020年02月24日14:22 来源:慧聪音响灯光网T|T

  文章导读

  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所有人的生活节奏。武汉封城、多地进入半封锁状态;多数行业无法开工,中小企业进入“瘫痪模式”。

  线下娱乐行业面临着严峻的挑战。春节档、情人节档通通撤离,影院损失重大。同样作为线下封闭娱乐场所的KTV,也熬不住了。

  尤其是对那些守旧的KTV来说,如何改变和创新经营模式,是KTV行业转型发展能否成功的关键。

  01

  北京KTV 巨头宣布要解约全部员工

  2月8日,北京K歌之王总经理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流出,称要于2020年2月9日与全体200多名员工解散劳动合同。

  “正当我们充满信心的准备在2020年重新展翅之际,威胁中国大江南北的疫情却突然出现。”进退两难的K歌之王,不得不做出了“与全体员工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而这只是初步的方案,如果有30%的员工不同意,公司将面临破产清算。

  

  

  一位K歌之王北京旗舰店的员工表示,疫情发生后店铺一直处于停业状态。K歌之王的上海金陵店也于1月26日发布了暂停营业的声明。

  据了解,北京K歌之王在近一两年就在内部经营方面出现了一些问题,公告信中也提到,店铺2019年的效益与前几年相比大幅下滑,尽管有意在2020年进行改革,但疫情无疑将其推到了难以维系的境地。

  

  02

  它曾是王思聪一晚消费250万的KTV

  K歌之王是国内有名的俱乐部式KTV。2013年,首店在上海金陵东路开业。天眼查信息显示,其隶属于上海中贯汇都餐饮娱乐有限公司,注册资本200万人民币,成立时间为2008年。

  据媒体报道,幕后设计师是曾经成功经营了M2等有名夜店的香港人杨伟鸿,著名歌星参与投资,此后数年间,这一品牌陆续在重庆、北京、武汉开设分店。

  北京店于2015年在朝阳区工人体育场北路开业。根据微博上流传的视频和图片显示,位于北京工体北路上的K歌之王,确实是北京顶级的娱乐场所之一。

  

  营业区分为3层,总面积5500平方米,包括63个包房和互动酒吧区,集KTV,中西餐饮,酒吧娱乐于一身,拥有顶级音响设备,首创了3D Mapping投影技术结合包厢娱乐的技术,主打高端娱乐消费,大众点评显示的人均价格普遍在1000元以上。

  

  

  曾经一度是北京最火红的KTV,常见名流出入。

  

  还诞生了王思聪一晚消费250万的江湖传说,堪比一套房的价格。#王思聪KTV一晚花250万#一度成为微博热搜。

  

  门口也常年停放着各式豪车,堪比4S店。

  

  遭遇经营不善之后,K歌之王本已向咨询公司寻医问药,对制度与流程进行了梳理与改革,正等着2020年重振旗鼓。谁知遭遇疫情爆发,将公司推向了破产清算的边缘,也是令人唏嘘不已。

  03

  疫情,对线下娱乐KTV的又一次冲击

  对线下娱乐业来说,这个寒冬显然亦不好过。

  正如信中所写,K歌之王存在的“现有制度与流程的不足”,也是各大传统KTV的通病,各大KTV都在运营成本、人力资源成本、场地租赁金额及版权费用的夹缝中艰难求生。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房租是线下KTV 的最大支出,以北京北三环近繁华商圈带为例,500平方米场地平均月租在10万上下,1000平方米店面的KTV整体投资达到6000万元。

  线上K歌、直播平台的发展也在改变着K歌行业的业态,移动K歌用户数量逐年上升,抢占着线下KTV的生存空间,曾经的钱柜、麦乐迪、好乐迪等知名KTV纷纷紧缩业务、大量关店。根据前瞻研究院的报告显示,2015-2016年间,传统KTV行业迎来倒闭潮,门店数在2016年遭遇断崖式下降,截止2016年底,传统KTV门店数量仅有5.4万家左右。2016年之后,尽管市场有所回升,但在2018年数量依旧持续下降至不到5万家。

  

  版权问题也一直是KTV行业的痛处。2018年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要求KTV终端生产管理商和卡拉OK经营者,删除未取得授权的6000多首歌曲,其中不乏众多热唱曲目,被九家KTV公司起诉垄断,最后达成调解。

  如今,随着全国“疫情”局面的艰难攻克,预计待政府发布解除“暂停营业警戒”需要的时日还长,在疫情寒冬中,K歌之王倒下了,谁会是下一个?

  04

  破局,KTV企业急需构建“免疫系统”

  在疫情状况不明朗,战线越来越长的当下,KTV企业的发展危机日益凸显,求助、自救的呼声也越来越高,“难以支撑”的焦虑蔓延。

  

  好消息是,自2月1日,央行等五部委推出30条金融举措驰援企业以来,苏州、上海、北京、宁波、广州等地都出台了缓交社保、税款租金减免等“减负”措施帮助中小企业解困。

  但还在运用传统模式经营的KTV,光靠政策是远远不够的,如何改变和创新经营模式,才是KTV行业转型发展能否成功的关键。不得不说,眼前的压力是KTV经营者必须面对的事实,但正如加缪在《鼠疫》中的预言,“个人命运已不复存在,唯有一段集体的历史。”疫情席卷,这是产业集体的战役,也可能成为一个拐点,成为传统KTV“修炼内功”、内部迭代升级的一次机会。

  

  纵观线下KTV的商业模式,几乎绕不开固定消费场景和陈旧繁重的设备。而这并不符合现在很多年轻人对综合性娱乐场所的期望。对很大一部分人来说,KTV不只是个练歌场所,还是社交场合。拿追星女孩来说,一起看完演唱会后在KTV聚会或将成为一项新的传统。

  这就告诉我们,线下KTV重音乐属性,显然已经无法满足年轻人的社交需求了。开辟更多的泛娱乐模式,才能让所有人都有存在感。面向聚会娱乐的KTV,不妨增加看直播、玩桌游等低成本的环节,集合更多的增值服务。

  此外,人机互动体验的优化,也将提升互动效率、优化互动效果。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刺激互娱产品的需求。对于传统 KTV 行业来说,资源整合和多屏互动也将成为一个关键点。手机屏、点歌屏、KTV 电视屏、家庭的电视屏、电脑屏,越来越丰富多彩的形式将呈现人们眼前。

  

  而打通线上和线下的“云娱乐”意味着更多的交流互动。跨包厢之间的沟通、挑战,以及将KTV歌曲分享至各大社交平台,引发更广泛的关注,多种互动方式都能够增加K歌的乐趣。

  当然,针对没有社交需求的用户,也应该开放“无人化”KTV的新模式。私密化的迷你KTV、线上K歌App一度给消费者带来了新鲜感。参考这种私人KTV体验,线下KTV也可以支持全程线上操作。

  

  打通线上和线下,意味着更多的外部合作联动,需要传统KTV抱有更开放、融合的心态和更强烈的转型意愿。而达成合作后,传统KTV也可以通过线上的大数据分析用户的消费心理和习惯,进一步升级硬件软件,适配更广泛的消费群体,有利于长远发展。

  写在最后

  

  天灾人祸面前,

  我们才意识到自己的渺小和无助。

  我们能做的只有最坏的准备,

  争取最好的结果。

  2018年,

  地产商万科“活下去”的口号遭到群嘲。

  没想到,

  这句话成了当前千万中小企业最务实的目标

  疫情,是“危”也是“机”。

  我们也希望更多的KTV企业

  能在政府的政策扶持下

  找到变通自救的道路。

  风暴过后,我们再相约KTV !

责任编辑:刘朝宗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LED显示屏十大评选《慧聪LED》经典工程更多>>

+ 更多一周话题人物

[何欢潮]飞达音响董事长
飞达音响在创始人何欢潮博士的一股冲劲,以打造“中国民族音响品牌”之下正式成立[详细]
[张旭]中视节点总经理
潜心舞美艺术行业三十余载,他坚守“遵循规律,打破规则”[详细]
[谭建军]博世扩声系统产品经理
博世是极具国际化视野的,它深谙并肩作战的重要性[详细]
资讯中心 产业研报 企业中心 人物中心 产品微门户

企业媒体关注榜

话题人物排行榜

1 周宝宁 深圳宝业恒实业 董事长
周宝宁
深圳宝业恒实业 董事长
2 罗安武 前沿科技 总经理
罗安武
前沿科技 总经理
3 陈玉兰 舒伯乐上海区 销售经理
陈玉兰
舒伯乐上海区 销售经理
4 张育铭 海天电子 销售总监
张育铭
海天电子 销售总监
5 刘幼海 上海先进半导体制造有限公司 总裁
刘幼海
上海先进半导体制造有限公司 总裁
6 津贺一宏 松下电器 社长(总裁)
津贺一宏
松下电器 社长(总裁)
8 马修阁 深圳市洲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
马修阁
深圳市洲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
8 眭世荣LED产业联合会 会长
眭世荣
LED产业联合会 会长
9 林肇基 欧司朗光电半导体亚洲公司 首席执行长
林肇基
欧司朗光电半导体亚洲公司 首席执行长
10 谢宜云深圳联腾科技有限公司 执行总裁
谢宜云
深圳联腾科技有限公司 执行总裁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