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音响灯光网资讯专题访谈十大大全中华行工程案例国庆专题卡拉OK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慧聪音响灯光网

宋官林:舞美科技的现代化是否等于复杂化?

2010/11/3/17:11来源:慧聪音响灯光网

   慧聪音响灯光网11月3日报道 10月13日,上海国际展览中心W2馆会议室坐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京剧院、话剧院、歌舞剧院的院团长及舞美协会的专家,第二届全国艺术院团长论坛在轻松和谐的气氛中顺利召开。

   会议的参会人员多是从事文化产业的学者,具有浓厚的文化艺术气息,每位发言者无一不对目前演出剧院的市场现象表达了观点,更对业内的专业灯光音响企业提出了殷切期望。

宋官林

宋官林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宋官林:舞美科技的现代化是不是等于复杂化?

    宋官林

    中国戏剧家协会理事,中国戏曲学会理事,中国戏曲现代戏研究会副会长。现任国家京剧院院国家京剧院院长,院党委委员。曾在沈阳京剧院学员班学习京剧器乐,并在沈阳京剧院任演奏员。毕业于沈阳师范大学中文系,并在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硕士课程研究生班戏曲史论专业学习。先后在沈阳京剧院、沈阳市艺术研究所、沈阳市文化局从事艺术理论研究和管理工作。历任沈阳市艺术研究所《艺术景观》编辑负责人,沈阳市文化局艺术处副处长,1994年起任辽宁省文化厅剧目工作室副主任,辽宁省文化厅艺术处副处长、处长兼对外文化联络处处长等职。2003年6月调任中国京剧院任院长助理,2004年7月任中国京剧院副院长。2010年2月任国家京剧院院长。

    在辽宁和中国京剧院工作期间,参与多部重点剧目和大型艺术活动的策划、实施工作。撰写的理论研究、艺术评论文章多次在国家级刊物发表。

    舞台美术谈到现代化的问题,舞台美术现代化是不是就必须是复杂化的?这是一个问题。我们刚才说了我们不要暗淡无光,我们要丰富多彩。这都是我们面临的问题。我今天想谈一下,戏剧艺术与舞台灯光的关系。

    京剧发展二百多年,在样板戏之前,传统戏剧演出,第一阶段,我认为就是营造一个充分显现京剧表达的空间,这个空间基本的一个特征就是白光;进入新时期以后,我们戏剧大量向

    话剧学习,那么进入第二个阶段,充分显现戏剧情境,以显现戏剧情绪与情境为主的这样一个舞台空间,营造一个充满戏剧符号的空间,灯光以营造戏剧情境氛围、外化人物的情感为主要标志的。

    现在我认为应该走向第三阶段,在前面二个阶段当中,以白光为主的充分显现表演技能的时期,我们只是看到了一个非常闪亮的舞台设计,也看到了演员表演,但是我们对演员的心理情绪,了解得不够。那么第二个阶段,我们是看到了一种情绪一种氛围,但我们没有看到演员的表演。所以一位关心戏剧的中央老领导,他跟我讲,他说我有一个困惑,现在戏剧的灯光越来越多,舞台却越来越暗。所以我带着这样一个问题来到这里来参加集会,来寻求一种解答。

    我想经过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之后,应该进入成熟阶段。就是我们要营造一个真正属于中国京剧的中国戏曲的这样一个灯光世界和表演空间。达到这样的一个境界,我觉得我们在走过两段路之后,我们要重新回归。

    首先第一个,要充分尊重戏剧的艺术表演特征和艺术魅力。那么京剧的表演特征是什么?城市性、综合性、戏剧性,具体的表演当中四功五法、唱念做打、手眼身法步。京剧的表现特别强调个性化的元素,有的时候一个眼神一个晃动就代表一个情感。我们自己表演,不需要灯光来表演。灯光如何来相辅相成,最重要的一点,要充分尊重戏剧的艺术表演特征;第二点,要充分尊重当代艺术的审美需求,如果我们仅仅的尊重京剧,可能却不知道当代观众的审美需求,因为今天的当代群众众多。这个宏观思维很重要。我想我们要营造第三阶段的舞台世界,我们需要这种宏观思维,既要尊重传统京剧本体文化,又要尊重当代观众审美标准。如何做好这二者的结合,是特别需要舞台专家去思考的问题。其实在这方面已有成功的经验,比如说《红色娘子军》至今传为佳话,《红色娘子军》到解放区那一场的时候,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到今天来看仍然是晶莹剔透,仍然是震撼人心的。但是今天我们的手段发展了,我们在明亮当中也可以搞温柔温情,在黑暗当中我们也有一种亮。

    我们就在这几个环节上思考,比如我们传统剧目,必须要打地脚光。那么现代创作剧目如果打上地脚光,那么整个舞台空间全给破坏了。但是没有地脚光,我们顶级的艺术家不愿意。这就是一种矛盾的地方,歌舞和话剧演员是化粉妆的,而京剧需要化油彩在脸上,像油画一样那样一层厚厚的油彩,用现在的灯光,你先别说营造你的情绪,就连演员的表演和画目都没有张扬,我觉得这是一种很严肃的问题。现在我们京剧每一场都会去请一些全国的大师,但是我们每场演出,他们已经习惯用白光。五十年代、六十年代当时那个灯光,那么简单但到现在还留给人们惊喜。

    我只能在我们院的范围内,注意三者的兼容。既要注意传统剧目,又要有像《杨门女将》这样的创作,也要创作1966年创作的《红灯记》。要把三者结合起来,不能所有偏颇。第二个,要注重实用,实用而且能够长用,对一个院团来说,太重要了。

    我们国家每个省前段时间都在建图书馆,第二个阶段建博物馆,第三阶段建设大剧院,叫剧场就行了嘛,全叫大剧院。像我们的改革转制似的,全叫文化有限公司,集团公司。现在建剧院,都叫大剧院,剧场都是同性的,那每个团演出在舞美方式都是个性的,这是都是有矛盾。我们到国外演出,最近到了瑞士,我们与德国的歌剧合作,中国京剧的演员和他们合作是非常简单的。我们能不能解决一下,中国剧场模式的统一性与每个剧团演出的个性这样一种矛盾。剧场耗资越来越大,舞台美术科技的现代化是不是就是复杂化?现代化就是复杂化繁杂化?这也是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

    我觉得中国舞美学会,它是一个学术机构,在这个一种平台当中,专门创造一种元素,

    跟我们搞实践的人进行对话,让我们谈一些思考和我们的追求,我觉得中国舞美学会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所以我向中国舞美学会表示敬意。刚才我只是谈了我个人的一些看法和个人的思考,有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指正,也希望各位朋友各位专家关注我们中国国家京剧院艺术建设,特别是舞台上面的发展,谢谢大家。

关注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