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高晓松谈音乐产业生存难:养得活别人却养不活自己

2009/4/28/10:18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戴方

    【慧聪音响灯光网】在昨天,光线传媒举办的“挺音乐”反哺歌坛发布会上,音乐人、音乐公司再次将这一场所当做表现不满、发泄悲观情绪乃至绝望、愤怒感的窗口。目前,流行乐坛的低迷情绪非常强,大家普遍有一种严重的挫败感。音乐人、音乐公司感觉在各项制度上,特别是版权保护上受到了冷落,处于一种绝对不公正、绝对弱势的地位。现在不仅仍然缺乏资金维持,连表面上的风光,拥有受人尊重的社会地位也不复存在。而这一切还发生在不断有版权保护政策出台的大背景之下。

高晓松:音乐行业养活了数百万的卡拉OK从业人员、互联网工作人员,养活了不少行业,但最终却养活不了自己

高晓松:音乐行业养活了数百万的卡拉OK从业人员、互联网工作人员,养活了不少行业,但最终却养活不了自己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事实上,一家唱片公司可以从一张唱片中获得批发价的20%至30%的版税,词曲作者获得5%至7%的版权,唱片公司与词曲创作者还可以从公共场所音乐播放费中获利,这一范围包括出于商业目的在公共场所播放音乐的如电视台、广播电台、酒吧、商场等等。在演出中,词曲作者也应该得到版税收入。此外,在出版乐谱书籍,在广告、电影中使用音乐也要支付版税。在新技术领域,出现了网络、手机下载音乐的模式,比如,苹果模式、中国移动的模式。在亚洲地区,还有卡拉OK、KTV消费市场,也会为唱片公司与词曲作者带来版税收益。

    按理说,这些政策与法律不会使音乐生产最重要的唱片公司、音乐人处于目前这样的辛酸、贫困状态。但事实上,他们并没有从中受到真正的保护,也没有从版税中真正分到多少钱。

    比如说,KTV收费领域,唱片公司曾寄予厚望,认为,这是一个可能有上百亿收益的版税来源,但结果却是极度的失望。在钱柜上缴1000万的KTV版税中,我们看到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分配比例:由文化部的中国音像著作权集权管理协会(音集协)授权收费的天合公司一家就拿走50%的管理费,音著协再拿20%,音集协再扣除10%作为管理费,真正分给唱片公司的就只有20%,20%也就只剩下200万元。最终除去国际四大公司,一些民营大公司就只能分到少得可怜的版税。比如,大国唱片的姚谦称1年公司只得3000元收益,只是台湾收入的千分之一,而大陆KTV市场比台湾大100倍。拥有李宇春、朴树、郑钧、田震、老狼等众多音乐版权的太合麦田,只从中收入1000元,最后,公司拒签了这批版税。这样的分配以及这种分配结果,不但让唱片公司心寒,更让他们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有文章称音集协是强制性音乐高利贷主义者,有律师认为应对其进行反垄断调查。高晓松自嘲地说,在自己100%的版税中,真正能收到的只有21%,就好像警察帮你抓小偷,最终只把21%交给你,其他就是出警费一样,我肯定还得感谢。

[1] [2]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














> 健康指南

> 网络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