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征收音乐版权费 谁是受益者?

2009/4/27/11:51 来源:华商晨报 作者:肖鸣镝

  慧聪音响灯光网4月26日是第9个世界知识产权日,在这之前的几天我们也得到了我国在保护知识产权上又取得进展的消息。

  征收音乐版权

  日前,美国好莱坞斯卡莫国际大奖在成都将“世界作曲家超级明星金环奖”授予著名作曲家徐沛东,徐沛东是首位荣获该奖的中国艺术家。他在获奖后透露一个消息广播电视使用音乐要交版权费了。

  近年来,在国家版权部门支持下,相关部门连续出台了商业化音像制品、大型演唱会版权费支付的相关措施。

  作为一位在世界上有影响力的作曲家,徐沛东不仅构思创作曲子,还一直致力于推进音乐作者版权保护工作。

  继2007年1月,国家版权局向卡拉ok征收版权费后,如今向广播电视征收音乐版权费也被提上了日程。按徐沛东的说法,这意味着广播电台、电视台所使用音乐(原创除外)的版权费用问题,已驶入“解题”快车道。

  这项政策一旦出台,将会产生哪些影响?除了音乐创作者的利益得到了保护,对于社会大众来说又会有哪些意义?

  带着这些问题,本报采访了各方面的专家、我国著名词曲作家及广播电台,希望从中找到答案。

  采访档案:

  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法律部主任刘平

  《长江之歌》词作者、国家一级编剧胡宏伟

  辽宁电台音乐频道副总监李秀红

  国家版权局

  现状 词曲作者与歌手收入差距大

  使用者普遍对著作权法一无所知

  “你从雪山走来,春潮是你的丰采;你向东海奔去,惊涛是你的气概……”

  这首经典的《长江之歌》的词作者就是国家一级编剧胡宏伟,虽然这首歌曲常被使用,但胡宏伟每年从这个作品获得的版权费不过1000多元,都不足歌手的一套演出服价钱。

  “目前我获得的版权费主要是音像复制的费用,一般录制新的音像制品每首歌给我30到50元的版权费,仅此而已,其他方面的版权费至今从来没收到过。”胡宏伟说。

  中国流行音乐代表人物谷建芬曾炮轰流行乐坛不尊重词曲作者,轻视音乐著作权保护,词曲作者劳动得不到回报的现象。她爆出现状,“我写的歌曲版权代理都给了音著协(音乐著作权协会),半年一结账是4万元左右,全年才8万元,还比不上歌手唱一遍的收入。”

  多产的优秀作曲家谷建芬尚且如此,而对于许多词曲作者,要想单纯靠作词作曲养家糊口,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于是歌坛出现了这样的现象,歌手成倍地增加,优秀的词曲作者却远跟不上歌手的诞生速度,二者显然是不成正比的。

  与演唱者收入形成巨额收入差的同时,另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很多音乐作品在地方被浩如烟海地使用,而使用者普遍对著作权法常识和著作权集体管理制度一无所知。

  据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法律部主任刘平介绍,一般来说音乐版权持有者有三方面收入,即广播、表演以及复制收入,这也是世界很多国家通用的收入构成模式。由于中国广播权费用标准一直没有出台,所以该协会目前只有在表演和复制两方面开展工作,与音乐作品广泛的使用量相比,不仅收费普及面很窄,收费水平也很低,尚无法全面保障音乐原创作者的权益。

  趋势 向广播电视征收音乐版权费是必然

  对版权的重视程度一步步加深

  其实早在2001年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修正案就有对音乐作者权益的保护的相关规定,“广播电台、电视台播放已经出版的录音制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但应支付报酬。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

  对此,据国家版权局有关负责人解释说,根据《著作权法》相关规定,向广播电视征收音乐版权费是必然的,只是当时只有规定没具体标准因此没能实施。

  该负责人告诉记者,其实从2001年修改《著作权法》以来,具体征收标准就在制定计划中。在这期间,国家版权局出台了向卡拉OK征收版权费的具体标准,这也是对音乐创作者版权保护的一项措施。对电台、电视台征收音乐版权费,由于具体标准比较复杂,目前正在制定和征求意见阶段,年内有望出台。

[1] [2]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