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闲置舞台能否为新歌手亮灯

2009/4/13/08:53 来源:文汇报 作者:张裕

    慧聪音响灯光网一个年轻的民歌手办一场独唱音乐会,要掏多少钱?7万元。上海音乐学院声乐系毕业班学生孙海英最近在兰心大戏院举办了一场独唱音乐会,专业乐团的伴奏费5万元,剧场场租1.4万元,加上制作节目单等各种花销,总共花费超过7万元。面对如此高额开销,与孙海英同班的其他12名“准民歌手”,集体选择刹车,不办毕业个唱。

    相对流行歌手而言,民歌手们获得演出的机会要少得多,而那些刚出校门的青年民歌手,更是难得有机会登台。著名作曲家奚其明急切呼吁:专业剧场的“门槛”太高了,应该创造条件,给年轻的民歌手更多舞台

    本土艺术,需要扶持

    5年前,上海音乐学院研究生导师、歌唱家杨学进促成了上海音乐学院与兰心大戏院的合作,兰心大戏院免费提供星期六下午的舞台,让上音的学生进行艺术实践,并以二三十元的低票价对外销售,所得票款,上音与兰心平分。由此,很多上音的学生得以在正规剧场登台亮相。然而,2年之后,上海的演出市场开始走旺,“免费租场”的合作未能得以延续,“兰心周末场”逐渐退出了舞台。

    杨学进说,虽然学校的教授们会努力为自己的学生创造演出机会,去社区、去派对,逢年过节,都会利用各种机会带着学生唱上一曲,“但是对一个演员来说,真正的舞台,专业的舞台灯光,剧场里观众的掌声,才是最大的鼓舞,在这种鼓舞下,演唱技艺才能得到更好地进步。”

    民歌要进大剧场,票房是一道难跨的门槛。每周一次的东方市民音乐会,当贝多芬的乐曲响起,当勃拉姆斯的交响乐奏响,1953个座位的东方艺术中心音乐厅里,坐满兴致高涨的观众;然而,当举办民乐民歌专场时,上座率却非常低。上海音乐厅如此,上海大剧院也如此:冷酷的票房数字前,民族艺术集体遭遇冷落,新歌手更是不受演出商的待见。

    小舞台上,先练身手

    虽然大舞台对艺术新人锻炼很大,但专家们并不赞同那些初出茅庐的歌手、乐手匆忙去大剧场里开个人演唱、演奏会。上海音乐厅的平时场租为2万元,周末时更是要3.5万元,上海大剧院的场租则为10万元,上海其他大剧场的场租都维持在2万元至10万元之间。一个艺坛新人如果缺少票房号召力,那么自己掏钱租场办个人专场会很难;让商业的剧场长久地承担亏损风险,为他们提供剧场,也决非长久之计。专家建议,年轻的歌手、乐手们,不妨先在小舞台上练练身手,积聚人气,积累舞台经验。

    据悉,上海音乐厅在原有的千人大厅之下,已开发出了一个300座的小剧场,被申城爱乐人称为“音乐立方”。来这里登台的,多是无名小辈,他们或三两组合,或组成室内乐队,携手登台演出。票价也是低廉的,只要50元至100元不等。为支持年轻的音乐人,音乐厅将80%的票房收入让给乐手们。

    在申城的另一座剧场里,还有一个300座的小剧场也尝试着敞开舞台,让年轻艺人长袖善舞。3月15日,艺海剧院小剧场推出了“艺海越剧周周演”活动,让上海越剧院的“小字辈”们每周都来演出越剧折子戏,艺海剧院每场只收取四成的票房收入。3月15日的那场演出,只卖出了100多张戏票,艺海剧院只有1000多块钱的收入,要知道,艺海小剧场对外租借场子的费用,每场都可达到5000元。面对如此悬殊的收入差距,艺海剧院总经理裘冠伦却很坦然:“与其让剧场闲置,不如把舞台提供给年轻演员,坚持一段时间,一定能吸引到固定的观众。”裘冠伦希望通过各方共同努力,把这个小剧场打造成一个上海青年艺术人才的实践基地,一个长期供年轻的民歌演员、民乐演奏员、戏剧演员演出、锻炼的舞台,希望有更多的艺术青年,能在这样的舞台上成长为真正的艺术家。

我要评论

】 【打印